作者:成人直播App

乱象不止 “全民网红时代”网络直播的下限在哪里?

为追求流量、吸引“眼球”,组织主播用低俗表演吸引用户高额打赏;直播跳河、拼酒、吃灯泡,为“涨粉”哗众取宠,极大扭曲了社会价值观;散布谣言、传播迷信,大肆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和拜金主义错误思潮;兜售三无产品、假冒伪劣商品,严重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,扰乱正常网购市场秩序……

网络直播不能什么都播!近日,国家网信办、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等8部门启动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,剑指行业乱象,传递出鲜明导向——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,虚拟空间不是虚假空间,以严格监管促行业健康发展势在必行。

29岁小伙为“涨粉”

直播不幸殒命

通过直播、小视频分享日常生活或搞怪创意,普通人也能收获大批粉丝,甚至一炮而红,受到明星般的追捧。

日常生活中,这样的事似乎越来越常见。

然而,有人为博眼球、“涨粉”,在直播中丢了命。

“各位观众,今天零下4℃,我穿着T恤即将跳入冰冷的河中。”这是在浙江绍兴市柯桥区打工的小李,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。

去年初,在柯桥区迎驾桥路与湖中路交叉口附近的三江大河边,年仅29岁的小李跨越护栏,纵身一跃跳入河中,不幸发生意外。而小李这么做的目的,竟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的直播节目“涨粉”。

现场的河护栏与河面大概有2米的落差。河道水位非常浅,只有30厘米左右,仅到成人的小腿部位。目击者黄先生说:“小李是一头栽下,突然从河护栏上跳下。开始一两分钟内,他还不时从河中探出头来,约5分钟后,就突然没了动静。”

周围路人紧急拨打了120求救电话,绍兴市中心医院的救护车随即赶到,但悲剧还是发生了。负责急救的周家吾医生表示,由于事发河道水位非常浅,李某跳河后或许受到石头等硬物的猛烈撞击,导致颅内出血,继而昏迷,最后窒息死亡。

一次直播,却让生命成为“秀场”,把娱乐演绎成了悲剧,让人可气又可叹。

伴随着网络直播兴起的直播乱象,不得不引起人们关注。2018年曾风靡网络的“炫富摔”,引得各大主播纷纷效仿。浙江台州的一名女主播为博人眼球,公然将车停在斑马线上,匍匐在路面玩起了“炫富摔”。不仅干扰了他人正常通行,更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,最终把自己“摔”进了派出所。

针对部分网络主播无下线的“奇葩事”,网友们纷纷吐槽并提出疑问:“网络直播的下限在哪里?”

乱象2

江门女孩看直播

打赏高达23万元

近年来,网络直播行业不断发展壮大,问题也日益增多。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许多人上网时长明显增加,直播实时互动性强,辐射面广、影响大,但一些平台却为眼前利益动“歪脑筋”,打“擦边球”,放纵不良甚至违法违规现象,引发网民强烈不满。

网络直播的受众群体中有大量年轻人。然而,有的直播靠淫秽色情诱导青少年,引发他们沉迷色情直播,隐瞒家长进行巨额打赏,严重危害了未成年人健康成长。

疫情期间,广东省江门市民陈女士的女儿(12岁,小学五年级)每天都要上网课以及在班群里上传健康信息,由于上传健康信息需要微信支付密码认证,所以陈女士就将支付密码告知了女儿。

让陈女士没想到的是,女儿在上网课的过程中偷偷地打开某网上直播平台,并且效仿其他网友对该平台上的主播们进行打赏。一开始她只是打赏免费礼物,到后来干脆用现金购买虚拟礼物的形式向主播打赏,不到一个月,陈女士的女儿就在该平台为36个主播一共打赏礼物364次,合计消费金额234742元人民币。

由于害怕被家里人发现,女儿还把在直播平台消费的银行卡消费短信给删除了,因此陈女士一直被蒙在鼓里。直到5月20日凌晨2点15分,陈女士给自己的手机充值话费,竟显示“余额不足”时,才发现银行卡里的23万多元竟然不翼而飞了。

心急如焚的陈女士,急忙跑到当地派出所报警求助。

乱象3

直播中炫富、拜金

引家长们怒斥“低俗”

有的直播宣扬不正确的价值观,助长歪风邪气,使部分年轻人误以为可以不劳而获、一夜暴富,让本应奔涌的“后浪”失去活力。

开着劳斯莱斯幻影、法拉利,住着上千万的海景别墅,戴着几十万元的名牌手表,背着限量版的超壕名包……打开直播,很多网友都会看到一些网红正在“不经意间”炫富。

炫富、拜金的网络直播,让家长们担心不已。

6月5日,成都几位家长网友吃饭时不经意谈起了时下网络直播中的“炫富”、“拜金”现象。家长高先生说:“现在直播时,好多主播动辄就宣扬一场直播赚了多少钱,孩子们看了以后会觉得一个直播就能暴富,会产生不好的价值观。”

对此持赞同意见的家长不在少数。另一位家长网友也表示,娃娃们就该有正确的价值观,从小就该脚踏实地。如果以为搞个直播就能出名、当网红、暴富,从小就不好好学习,这样真的不好。帮助下一代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,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对的价值取向,是每一个成年人的责任。

乱象4

“购买1万个直播粉丝,

大约也就花几十元钱”

而在一些群、贴吧里,“购买1万个直播粉丝,大约也就花几十元钱。”

“当然,这价格买来的粉丝,肯定也只是个数字而已,是‘死粉’。”一位售粉代理接受采访时透露,“还有买人气数值的,就是直播时实时观看的人数,也有买排名、热门位置的,这些要贵一些。除了可刷粉丝量、评论量、转发量外,还可在直播中刷出来‘某某进入直播间’‘某某正去购买’等效果,给人造成直播的商品十分抢手、直播人气非常旺的感觉。即便内容做得很优质,但由于竞争非常激烈,优质内容也需要有好的机会才能展示出来,也需要购买流量。页面挂在平台的第1页和第10页,效果当然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数据几乎可以说就没有不造假的。”一位互联网人士说,流量造假已经形成专业产业链,不仅有专门做流量数据的公司,很多平台、商家、网红、明星公司也都有自己的数据、公关团队,或者与数据公司有长期合作。这种现象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行业“规则”。

网络直播是一种价值传播、一种生态构建,必须风清气正,充满正能量。大力开展行业专项整治,营造积极健康清朗的网络生态,正是网络直播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。

网络直播治理,首要明底线。对于涉淫秽色情等违法违规行为,必须零容忍,坚决有力打击。针对那些花样迭出、手段隐蔽的违法违规直播,更需全方位监测监管、预警防范,加强部门间执法协作、严厉查处,让罪恶丑陋无处遁形。

网络直播治理,还需强规范。坚持标本兼治、管建并举,除了关停服务、限时封停直播权限等“硬”手段,还应科学制定推动网络直播行业高质量发展的管理规则和政策导向,出台管理细则,建立培训机制,引导网络直播从业人员遵守法律法规、公序良俗,积极传播正能量

在线客服